映日猪样别样香

  趴在新食堂的桌子上睡了许久,做了很多纷杂的梦,脑海中就像有一群野猪在平原上奔驰,而这个平原,却是用半里见方的栅栏隔开,强奸着猪们的意志。很多事情浮上脑海,明明知道是梦却不能醒来,明明承受着痛苦却不能罢手,似乎总一种无形的手钳制着我、我的爱人、我的未来……
  猪们一旦思考,上帝也会发笑。那些奔驰的野猪会想他们为什么活着么?芸芸众生,就像被一台大机器操纵着,遵循规律生存的人固然是机器上的零件,那些妄图逃离的人们,其实也只是系统的活体,也是一种必然,可悲的是,他们却认为自己是异样的另类。
  “生活就像是被强奸,如果无力反抗,不如闭眼享受”。忽然想起一篇英国留学生写的帖子,如果遭遇不幸,一定要在闭眼享受之前,递给他一只避孕套,以免感染艾滋。那么,我们被生活强奸之前,应该让生活戴上什么?
  睁眼醒来,靠窗的学弟学妹们依然忙碌的准备考试,虽然他们运气不好没有在教室找到位置,但他们没有抱怨,仍然埋头于复习资料中,头也不抬。人声渐渐的嘈杂起来,新食堂就像苏醒了异样,睁着朦胧的眼开始接客,正如斜对面的一MM惊异的看着我朦胧的眼。
  忽然非常想家,想念着猪栏里的美食,于是到老乡家炒了份小炒:香辣肉丝,虽然美味依旧,却找不回当日的闲情……物是人非……
  毕业时,异常悠闲,不用考研――因为工作已经找到,不用担心毕业设计――因为已经搞定。天天到他家炒份小炒,过着悠闲的生活,时而在BBS上发发牢骚,抱怨抱怨猪食或者无奈的猪的生活,偶尔也引来有同样牢骚的猪们的附和,于是邀约着,共赴这异乡的猪槽。还有一些热情的猪,吃完了抢着付了帐就跑了――其实不用跑那么快,就算你不跑俺也不会抢你付账的权利的:)
  当年共槽的猪们,也不知道跑哪里的猪槽谋食去了,现在茕茕孑立的守着空槽,独自怎生得黑?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理想的光芒,终究在现实的磨砺下黯然失色,正如这个失去了人文支持却又以人文主打的一无所有,汹涌的总是些无聊的水帖、陈旧的转帖、无奈的抱怨甚至恶意的攻击,正如现实生活被庸俗所覆盖,净月也未能独守自身的净,消失了,就像一个美丽的泡泡,碎了、散了……窗外,却依然阳光明媚……
  想起萝卜的那碗盛满一位学弟学弟因看足球呐喊时飞溅出的唾沫星子的面,想起他那碗从倒回他吃了四分之一的饭的电饭煲里盛起的热气腾腾却难以下咽的饭,想起雨轩那沾满因师傅豪情万千的将大勺一扔而飞溅出的菜汁的衣服……纷至沓来,就像地铁出口的人流,有人静止,有人摇弋,有人却像沙丁鱼异样被装进地铁罐头,奔赴每日的盛宴,就像自己加料的火锅,将自己洗净后,跳入锅中,恭请生活这位伟大的主人品尝。
  我们不也无奈的像猪一样被食堂的师傅们饲养着么?我们不也无奈的像猪一样被伟大的生活饲养着么?我们不正像那些疯狂的摇滚歌手那样声嘶力竭冲生活吼着“Rape me , Rape me again”么?
  我们终究会瘫软无力,终究会安分的守着猪槽,享受着猪们香甜的猪食,享受着猪们的别样的生活……不是么?
  参考文献:
  http://bbs.ywsy.net/viewthread.php?tid=22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