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的丰碑

  作为教师,首先应该树人,即便一位学生成绩再好,如果其持身不正,也难成正果,无法成为所谓的人才。
  作为校长,显然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在这上面很注意,在平时的授课中经常讲述一些做人的道理,但是也不是想政治一样的说教,而是潜移默化的,言传身教的,以身作则的,所以,大家都很尊敬他。
  作为我,记忆最深的就是一个停电的晚上,由于面临毕业,大家都没有因为停电而回家,都拿出蜡烛继续,那天应该是物理的一个小测验吧,有位同学的蜡烛质量较差,用着用着就弯了,这时候他语重心长的说:
  做人就和蜡烛一样,不能弯啊!
  至于原话是怎样的,由于时间太久,也不是太清楚了,但是不要做一支弯掉的蜡烛,却在很多人心里埋下了根。
  所谓做人,就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这才是中华儿女的本色,后来历经了很多的事情,想起这支蜡烛,想起陈校长语重心长的话,心底的感激已经不能用言语表达。
  后来工作了,在成都,有些同事寻思把自己的子女弄到简阳中学来读书,我很奇怪,问为什么,她说:听说简阳中学的学风很好,不像这里有些中学,学生们就知道玩儿。
  当时我非常感慨,如果学校的学风已经成为一种口碑,是一种多大的荣誉啊!所以就在那个时候,我又想起了自己的母校,呆了六年的母校——甚至比大学呆的时间都长,然后就随便在网上搜索“简阳中学”,就找到了这个http://www.sc-jyzx.net/
  应该说现在的大环境和我当初读书的时候大不一样了,现在外面真的是物欲横流了,但是我真切的希望,学校能保留以前的那种树人的风气,学识还在其次,只要人正了,什么学不好?作为老师,能真的以树人为本而非为自己的薪金劳碌,必将在教过的学生心中树下永久的纪念碑——这比什么都有价值。

夜的声音,心的声音

  距离有多远……
  她安详的睡了,音箱里传来平和的呼吸声……
  她会梦见什么?她会有烦恼、有哀伤么?
  未来在她的梦里,会是怎样的?白色的?蓝色的?抑或是红色的?
  这是人间与天堂的距离?这是清醒与梦境的距离?还是这是两座城市的距离?
  在梦里飞翔,没有这些烦恼,可以摒弃繁琐的人生,在梦里活着,就可以悠闲的煮酒夜话,不会有纷杂尘世的纷扰。
  如果可以,我还是愿意这样,在那样的仙境守候着你,什么也不想,静静的度过。
  就是那么一个蓝色的门,走进去,便不会有任何的烦恼……
  我们走进去了么?我们会走进去么?
  也许会的,也许在梦里我们会的……
  距离有多远……我问天使……天使伸了个懒腰,天空中传来几声炮仗的巨响,她却没有回答……
  距离有多远……我问你……你换了个睡姿,音箱里传来些许噪音,你却没有回答……
  距离有多远……我问自己……我伸手把音箱音量调大……距离就是这声音的分贝……